首页 > 评思想 > 对话大家
  • 查看更多
全民阅读 书式人生
悦享快乐
全民阅读 书式人生悦享快乐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 010-88050873
网站事务合作 QQ: 1909592313
微信/微博事务合作 QQ:1653960588
邮箱:nationalreading@news.cn

网文作家月关:不穿越不叫历史小说?这是病态看法科幻作家刘慈欣:传统科幻小说难觅出路《朗读者》出版 董卿:主编是我前半生获得的最高头衔严歌苓的写作自信:“世界就缺我这一份表达”台湾作家林清玄:写作是一件快乐的事周国平:我的阅读“三不主义”曹文芳:感谢哥哥曹文轩多年的“打压”对话祝勇:十年寻踪心灵史 故宫觅得苏东坡严歌苓:我们被“平凡即伟大”的价值观误导了徐贵祥:文学的战场军旅作家王树增:回首长征解读抗战始知信仰的力量朱永新:纸质阅读有助于培养儿童的注意力和思考力周大新:用作品呼唤爱意方卫平:坚持文学“批评”的初心和本义六神磊磊:每个人初见面都和我聊金庸,略有点尬诗话是宋士大夫学习写诗的工具刘慈欣:科幻让未来有更多可能徐则臣:童话不一定只有阳光的内容今读《资治通鉴》应达到三重境界毕飞宇:中文系和培养作家不能划等号享受从真实到虚构再到小说的创作过程怪才林奕华北上十年遇知音 打开全新世界梁晓声:大国作家的尊严与立场香港编剧陈宝华北上14年:想写好剧本要把自己当本地人卢新华与千万学子分享“三本书”的感悟评论家白烨:盘点年度文学,为文学历史积累《欢乐颂》作者谈创作:从记忆里挖出最冷僻的事白先勇“我的故乡是中国传统文化”周国平、朱小棣:不希望读者总是停留在桥上葛亮张悦然文学对谈:真正的写作开始于异乡现觉《红楼梦》是天下第一书杨皓宇:《白鹿原》冷先生并不“冷”许倬云:“走出乡土”之后怎么办曹文轩:孩子的故事是成年人的镜子蒋方舟:王小波代表一种艰苦的思维的生活王立群:讲课要幽默学术不打折弋舟:被称为“男作家里的女作家”,我不介意专访汪曾祺长子汪朗:我父亲骨子里还是很要强的王安忆:不放过角落的烟火气李修文对话宁浩:写作就是求神拜佛,拍电影也是专访陆天明:当代反腐题材作品要深入思考人性刘庆邦:无论在哪里都要把笔杆子紧紧抓在手里张悦然+双雪涛:童年是写作者的源头和宝藏毕飞宇:写小说,技术是第一位曹文轩:江苏是我文学的故乡作家周梅森:文学应该始终站在社会的现场吴子林:阅读文学作品要结合自身境况学会与自我对话周梅森:坚持现实主义创作是我不变的文学信仰莫言赴港畅谈文学创作:文学需要生活,生活需要文学刘恒对话八月长安:“时间是最伟大的作家和编剧”阿来:“鼓励青年作家,进行纯文学写作”赵本夫:写作要倾尽全力,就像井水是打不尽的“书香赣鄱”:刘和平谈《大明王朝1566嘉靖与海瑞》王蒙:《红楼梦》的言情与政治杨庆祥:新伤痕时代,年轻人如何缓解虚无感王蒙:善哉《孟子》,甚可读也刘震云:文学是大海,影视像河流赵本夫:写作是件温暖的事梁晓声:提供启思是一个作家的使命贾平凹:不是我文章写的好 是斯琴高娃朗读的好张莉、行超对谈:优秀写作者都是雌雄同体的董卿:这个世间不缺少眼泪而是缺少眼泪过后的态度白先勇:《红楼梦》《牡丹亭》是复兴传统文化的两个标杆跨界综艺变身电视红人 王珮瑜:只愿分享京剧之美李敬泽:回到传统中寻找力量郭宝昌:没有叛逆精神 别搞艺术!周梅森:伟大时代,需要作家“靠前站”作家小桥老树:网络小说是中国传统小说的当代表达吴军开讲:如何从文明中汲养做出改变世界的“创新”格非:像《奥德赛》那样重返故乡专访作家赫拉利:“我不需要书本提供信息”余华程永新谈《收获》60年:一部当代文学史未来的社会也许会让人类停止思考诗性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文学品质何建明:40年只做了一件事,讲述中国故事余世存谈新作《时间之书》:节气是关于时间的文化二月河:“今天的反腐是人民反腐”高满堂:优秀的剧作家一定是对文学无限崇尚的人诗人西川:诗歌内部充满秘密 接近才能感受独特魅力阿来:文学要把社会更宽广的东西写出来小说内部是有温度的 读小说要感性高满堂:编剧行业不是百米赛而是马拉松中国作家还是要追求中国气派作家二月河谈家风的现实意义:能让个人拒腐不沾王跃文:时代呼唤“光亮”文学对话江弱水:诗词热不应局限在古诗赵本夫谈《天漏邑》创作随想:写一部好看的小说周大新:文学是人生最好的陪伴者王蒙:善哉《孟子》,甚可读也迟子建:女性天性中的高贵一直存在张大春:会写作文不见得写出好文章书写好“文学边疆”胡传吉:不忍之心是节制之美,大于文学伦理冯唐:作家与医生之间的必然联系可能是“痛苦”贾平凹:作家要每年爬一个台阶绿妖:用内心定力对抗外界喧嚣王凯:给孩子一个诗词歌赋的童年徐则臣:中国小说太重时代背景 反而压抑了人性学者王立群:推广传统文化要让老百姓喜闻乐见作家李修文: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阎崇年:展示古都北京的历史画卷莫言:我的文学梦依然强烈“网文大神”常舒欣:掉进法网“成就”《余罪》彭敏:古典诗词,无用之用有大用王蒙:让年轻人一睹当代文学全貌《日夜书》不仅是简单的黑与白文学是鞭子,我是被抽打的那只陀螺路内:代际对中国作家来说似乎已经不大重要了黄永玉:我一辈子最不懂的就是市场郝景芳:折折叠叠斜杠青年《古尔德读本》:一位音乐怪才荡起的文字涟漪智性的作家靠思辨来推进小说冯其庸说《红楼梦》:带有诗的素质发现中国网络文学原创力徐小斌:理想主义的最后一颗棺材钉止庵:不读文学,可能会失去好奇心高满堂:前人做了伟大的事,后人理应树碑立传原来,生活就是一朵浪花——周有光专访梁晓声:仍坚持手写长篇 不会取悦市场对话热播剧《绝命后卫师》编剧钱林森:烈士名单残片激活了我的艺术想象《摆渡人》作者麦克福尔:《摆渡人2》中将出现新的摆渡人莫言:新作仍在创作 坚持“把人当人写”高满堂:“我是怎么写中国版的《辛德勒的名单》的”帕斯捷尔纳克:在自己身上克服这个时代王蒙对话王干:文学·动物·生命王安忆对话陈思和:写实的激情,把人引向生活表象背后知名导演李六乙:经典的意义在于回望石一枫:过着什么样的日子,才敢写什么样的小说铁凝忆田间:琢磨诗歌,就是雕琢自己的灵魂高满堂:作品要上去,作家要下去李敬泽拜访马识途:谈文学相见甚欢余世存:每个人都携带着时空代码小人物比希拉里还重要写小说就是给人下定义文学永远是一个变数在文学中相信信仰的力量作家应当承担起记忆的责任年过五十依然痴迷文学是我的福气写《茧》如换笔,艰难而必要小说总是现实的推演小说无用,但它把人和动物区别开《思维魔方》作者陈波谈“逻辑学和理性精神”最贴近历史原貌和现实的虚构作品欧洲图像小说作家史奇顿:图像为现实而设计最疯的想象,最真的现实不忘初心 守得匠心走出“二手时间”半生风雨 为真理而辩带着疑问书写沉重的乡土现实讲述属于全人类的地道中国故事扶桑的爱情就是"爱我吧,不要救我"乡土书写里的温情与陷阱苏童:作家只能算是路灯 不可能取代太阳一片冰心在“诗词”刘慈欣: 国内市场养不活这么多科幻作家严歌苓:我依然是处于自我放逐状态中的作家对话余世存:我们时代的精神状况林谷芳:禅是对生命的智慧观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