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思想 > 对话大家
  • 查看更多
全民阅读 书式人生
悦享快乐
全民阅读 书式人生悦享快乐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 010-88050873
网站事务合作 QQ: 1909592313
微信/微博事务合作 QQ:1653960588
邮箱:nationalreading@news.cn

王蒙:善哉《孟子》,甚可读也迟子建:女性天性中的高贵一直存在张大春:会写作文不见得写出好文章书写好“文学边疆”胡传吉:不忍之心是节制之美,大于文学伦理冯唐:作家与医生之间的必然联系可能是“痛苦”贾平凹:作家要每年爬一个台阶绿妖:用内心定力对抗外界喧嚣王凯:给孩子一个诗词歌赋的童年徐则臣:中国小说太重时代背景 反而压抑了人性学者王立群:推广传统文化要让老百姓喜闻乐见作家李修文: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阎崇年:展示古都北京的历史画卷莫言:我的文学梦依然强烈“网文大神”常舒欣:掉进法网“成就”《余罪》彭敏:古典诗词,无用之用有大用王蒙:让年轻人一睹当代文学全貌《日夜书》不仅是简单的黑与白文学是鞭子,我是被抽打的那只陀螺路内:代际对中国作家来说似乎已经不大重要了黄永玉:我一辈子最不懂的就是市场郝景芳:折折叠叠斜杠青年《古尔德读本》:一位音乐怪才荡起的文字涟漪智性的作家靠思辨来推进小说冯其庸说《红楼梦》:带有诗的素质发现中国网络文学原创力徐小斌:理想主义的最后一颗棺材钉止庵:不读文学,可能会失去好奇心高满堂:前人做了伟大的事,后人理应树碑立传原来,生活就是一朵浪花——周有光专访梁晓声:仍坚持手写长篇 不会取悦市场对话热播剧《绝命后卫师》编剧钱林森:烈士名单残片激活了我的艺术想象《摆渡人》作者麦克福尔:《摆渡人2》中将出现新的摆渡人莫言:新作仍在创作 坚持“把人当人写”高满堂:“我是怎么写中国版的《辛德勒的名单》的”帕斯捷尔纳克:在自己身上克服这个时代王蒙对话王干:文学·动物·生命王安忆对话陈思和:写实的激情,把人引向生活表象背后知名导演李六乙:经典的意义在于回望石一枫:过着什么样的日子,才敢写什么样的小说铁凝忆田间:琢磨诗歌,就是雕琢自己的灵魂高满堂:作品要上去,作家要下去李敬泽拜访马识途:谈文学相见甚欢余世存:每个人都携带着时空代码小人物比希拉里还重要写小说就是给人下定义文学永远是一个变数在文学中相信信仰的力量作家应当承担起记忆的责任年过五十依然痴迷文学是我的福气写《茧》如换笔,艰难而必要小说总是现实的推演小说无用,但它把人和动物区别开《思维魔方》作者陈波谈“逻辑学和理性精神”最贴近历史原貌和现实的虚构作品欧洲图像小说作家史奇顿:图像为现实而设计最疯的想象,最真的现实不忘初心 守得匠心走出“二手时间”半生风雨 为真理而辩带着疑问书写沉重的乡土现实讲述属于全人类的地道中国故事扶桑的爱情就是"爱我吧,不要救我"乡土书写里的温情与陷阱苏童:作家只能算是路灯 不可能取代太阳一片冰心在“诗词”刘慈欣: 国内市场养不活这么多科幻作家严歌苓:我依然是处于自我放逐状态中的作家对话余世存:我们时代的精神状况林谷芳:禅是对生命的智慧观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