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阅读 > > 正文

小东庄村的“牛羊经”

2017年11月08日 16:29:03 来源: 新华网
全民阅读 书式人生
悦享快乐
全民阅读 书式人生悦享快乐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 010-88050873
网站事务合作 QQ: 1909592313
微信/微博事务合作 QQ:1653960588
邮箱:nationalreading@news.cn

  文/郝贵平

  小东庄村下的坡梁上,建起两座绿色屋顶的大棚,一上一下伫立在两处台地,坡梁两边是深沟大壑。山边上,成胜利举着手臂对我说:“上边大棚圈羊,下边大棚养牛,就是我们办起的两个养殖场。”

  小东庄是个小村、穷村,怎么脱贫解困,让村民口袋里有钱,成胜利思量好久了。他是村党支部书记,担着这个责任。现在,养殖场终于办成了,起的名儿叫兴业养殖合作社。

  说起当初的起根发苗,成胜利说:“有个好思路不容易。当初,还是张乔副县长给我点的窍。”

  三月的一天晚上,长武县副县长张乔在包村住宿的村民家约来成胜利,商量的就是这件大事儿。

  张副县长说:“咱小东庄条件差,叫你来是想议论议论,看村里能干个啥产业,带动大伙儿往富里奔。”

  成胜利感到为难:“村里803口人,70多人吃低保,110多人在外打工,还有17名身残、体弱、弱智的。现在村村发展苹果业,小东庄有四十多户不敢弄这事,因为干不了这活儿。穷村啊,搞啥产业都难!”

  张副县长笑了:“不能让那个难字难倒咱啊。小东庄三道梁四条沟,那么大的沟坡面积,能不能在这上面做文章?明天咱下沟转一圈去!”

  正是桃花开放的时候,沟梁山坡上零零星星的桃树,花儿开得鲜艳,只是满沟满洼还是一抹土黄。成胜利陪着张副县长,下沟爬坡走山梁,看遍了两条沟壑和几个支毛沟。张副县长外衣搭在手臂上,一双球鞋沾满土,俩人走得汗涔涔的。

  看到对面半山上有一座废弃的简易房,张副县长问:“那个房子是干啥的?”

  成胜利说:“那是外村的山,有人在那儿养过牛,夏秋季节山坡不缺草。”

  张副县长沉思着说:“看来你这些沟沟坡坡不是没有用,那也是你小东庄的资产啊,可以养牛养羊嘛,你说呢?”

  成胜利笑了:“养是能养,单个儿家户就有养羊的,养一只两只,只能解决个油盐钱。”

  “养牛呢?不是有人养过牛吗?是干农活还是卖肉牛?”

  成胜利好像有点楞:“这个咱不清楚。”

  张副县长就说:“老成啊,问你这个,我是让你想想,看咱小东庄能不能养肉牛!”

  成胜利手摸脸颊,思索说:“养是能养,我有这个技术哩,我以前贩过牛。”

  “那你熟悉养牛行当嘛,你看,给村里办个肉牛场咋样?”

  成胜利为难了:“哪有那个本钱啊!”

  张副县长却高兴起来,拍一下成胜利的肩:“你看,这不是个产业门路吗!本钱的事不用愁,县里有的是贷款扶持政策,资金不是问题,我支持你干!”

  这天的翻沟越岭,路没有白跑,成胜利脑子活起来了。

  第二天,按照张副县长的意见,成胜利叫来昭仁街道党工委书记潘永虎,两人又下沟爬坡走山梁,察看了沟坡地理,商量了起头兴办牛场羊场的具体事儿。

  小东庄村归属昭仁街道,办畜养产业自然离不开街道办的筹划和支持。成胜利眼前开了一道门,心里有数了,胆子也大了。“可以贷款解决资金,县、办领导又这么撑腰鼓劲,还怕啥呢!”他下了决心。

  小东庄村兴办养殖合作社就这么操弄起来。

  牛棚占地四亩,羊棚占地六亩,所占五户村民的耕地,村委会按亩、按年确定了相应的赔产金。通过招标建筑,牛棚羊棚很快在山坡台地建起来。

  需要用电,县电力局将兴业养殖合作社作为扶贫项目,扶持他们架设7公里输电线路,承担了电杆、电线、变压器等材料费和架设费。

  同样作为扶贫项目,县水利局承担管道费、施工费,为他们埋设700多米输水管,补偿了开挖水管线占用村民包谷地的产量损失。

  架设电力线路,铺设通水管道,昭仁街道办协调多方事宜,筹划现场施工,给予了极大关心。街道党工委书记潘永虎甚至一天三次前往施工现场,查看、指导工程进展。施工的十几天里,街道办包村干部常鹏飞,天天和技术人员、干活群众滚在一起,没黑没明东奔西跑。一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一身风尘仆仆,脖脸手臂变得黝黑黝黑。

  更让成胜利和村民们兴奋的是,政府贴息从农商银行和农业银行为他们贷款40万元,昭仁街道办扶持他们40万元,县扶贫办为30户贫困户每户扶持股金2000元,县领导和街道办又切实帮助他们抓管理。小东庄村终于有了自己的畜养产业,村民们鼓足了奔富的劲头儿。

  兴业养殖合作社的牛呢、羊呢?这里面的故事很值得细说一番。

  成胜利先向我叙说买牛的事。新建的牛棚里盘了两排长长的食槽,计划能栓100头牛。最初,他们远赴百多公里,从甘肃的泾川县、宁县市场,买回50头开始圈养。买到手的牛雇车拉回以后,成胜利组织劳力割青草、铡麦草,每天晚上都忙到深夜两三点。看着新盖的大棚里几十头黄牛熙熙攘攘的样子,成胜利和饲养人员无不心情振奋,攒足了劲头。铡草喂草,配玉米配麸皮,成胜利千叮咛万嘱咐,每个环节都格外精心。买牛的钱,国家贷款,村民入股,买一头牛几千块钱呢,他怎么能不操心!牛买回来了,万万不能病了瘦了,出啥差错!

  成胜利贩过牛,有经验,知道牛也会感冒。尤其是炎热天气,牛毛眼儿开着,风一吹很容易感冒。开始几天,他心不离牛,身也不离牛,晚上在大棚角落的麦草上,铺开被褥伴着牛睡,时时注意观察每头牛鼻子尖上有没有汗。要是牛的鼻头干了,吃草的样子不活泛了,肯定就是感冒了,就得赶快治。还好,没有一头牛患感冒。

  买牛的那些天,还有令人感动的事儿。他们拎着装有几十万元的箱子奔远路买牛,自然万分操心。买牛的人组成一个组,成胜利领头,昭仁街道办包村干部常鹏飞和村委会主任、两名贫困户代表参加。他们说的、做的都明明白白:买牛的钱要花在明处,大家监督,一笔一笔记账。包村干部常鹏飞开着自己的车,拉上采买组几个人,赶早出发,深夜返回。他们在外只吃一顿饭,不花扶贫贷款,用村委会的钱付饭钱。给村里办公益,他们最注重节俭和廉洁。

  买牛养牛还算顺利,买回的300只山羊却让成胜利费尽了心。开初,因为管理办法没有制定出来,放牧、饲养人员没有落实,成胜利放心不下,就亲自赶着羊群下沟放牧。下雨天,他雨衣雨鞋全武装,一手拿鞭,一手拄棍,爬坡溜沟,盯着羊群,生怕丢失一只羊。中午不敢回家吃饭,口袋里揣着冷馍充饥。他连续十多天下沟放羊,有村民开玩笑说:“现在你给羊当支书了啊!”

  一天黄昏,成胜利放羊后回家,得知张副县长找他,急忙赶到村委会。张副县长看他脸面脖子粘着尘土,不由得笑了,问:“我给你的那本《塘约道路》你看了吗?”

  塘约是贵州省安顺市的一个穷村庄,在村党支部、村委会的带领和上级党委的支持下,调整产业结构和规模发展,生产的组织化和产业化焕然一新。当初,张副县长与成胜利察看沟坡以后,送他这本书,让他看看人家塘约村怎样搞产业。张副县长说:“让你看那本书,就是让你脑子里有个产业化意识,产业搞起来了,还要像塘约村那样,会管理,管理好。你是支部书记,不能当羊倌嘛!”

  成胜利嘿嘿笑了:“那本书好得很,我仔仔细细看了,塘约村搞产业化合作社挺启发人的!”

  在张副县长和昭仁街道党工委的帮助下,小东庄村很快制定了畜养合作社的用人办法,放牧员、饲养员优先吸收贫困户劳力发工资就业,每年根据贫困户入股的款数和销售肉牛肉羊的收入,按比例分红。合作社还完善了饲料粉碎机、铡草机、分料机、饲草饲料收购管理办法,兴业养殖合作社的管理走上了正路。

  羊只让成胜利最操心的,还是治病防病的事。第一批羊买回不几天,他们一只一只过手量体温,发现几只羊发烧摄氏40度。有人说,羊发高烧肯定会死,赶快卖吧,还能赚几个钱。成胜利眼睛一瞪:“损人利己的话不要说,事不要做!”他赶到县兽医站请兽医。兽医说,注射血清球蛋白就能好,可是这种药站里暂时缺货,介绍他赶快到杨凌农业科技示范区去买。成胜利急忙赶回村,与包村干部常鹏飞商量怎么去买药。长武距杨凌几百里路呢,常鹏飞当机立断说:“开上我的车,咱马上动身走!”成胜利和常鹏飞连夜赶往杨凌,第二天天亮买到药,又立马往回返。到下午,发病的羊只全部注射了血清球蛋白,很快又欢实起来。

  叙说这些的时候,成胜利带我参观了畜棚旁边的防疫室。墙壁上挂着的本子里,详细记载着畜舍防疫和牛羊健康状况的各种数据,各种备用药品和医疗器械整整齐齐摆放柜中,防疫治病都有明确详尽的管理规定。成胜利呵呵笑着说:“现在,我差不多算得上是兽医了。”

  成胜利带我去参观他们兴业养殖合作社的牛舍。牛棚好大喔,差不多半个足球场面积呢。进门后的宽阔通道旁,两排牛槽从这边门口直连那边门口,一个饲养员挥动木杈,正把通道边的饲草往牛槽里挑,一个饲养员提着口袋,一把一把往牛槽里撒包谷。槽头后的牛们,都把头伸进食槽,卷着舌头争着进食。还有好几头牛犊,有的卧在大牛身后东张西望,有的跳蹦着互相戏耍。大牛小牛都欢实健壮,景象令人高兴。

  听到那头门外有机器的轰隆声,我说:“去那边看看吧。”

  原来,是饲草粉碎机在粉碎包谷杆。场地上,有人从小拖拉机车厢一捆一捆卸秸秆,有人按着秸秆往粉碎机的槽口送。粉碎了的草屑从机器下面的槽口刷刷流出,流到衬着塑料布的大坑里。成胜利说:“冬天快到了,我们储备过冬饲料呢,包谷秸秆是按斤两收购的。”

  我又说:“看看你们的羊吧。”

  正当午后时间。成胜利说:“这会儿,看羊要去山边上看,羊都赶到沟洼吃草去了,羊舍里圈的只有十几只羊羔娃。”

  他们的300只山羊,分成两群下沟放牧,东沟一群,西沟一群。从山边望去,两条山壑的坡洼里、沟道边,食草的羊群像落在绿地上的白云。我想起张副县长与成胜利下沟察看时说的 “这些沟沟坡坡不是没有用,那也是小东庄的资产啊”那句话, 就说:“成支书,张副县长说的沟沟洼洼也是你们的资产,说得有水平啊,是不是?”

  成胜利点头说:“人家当领导的,见得多,站得高,话就说得深嘛。”

  临近年底了,兴业养殖合作社出售3头公牛和55只公羊给县里的长兴肉店,收入近7万元。抵过饲养员工资,对三十户入股的贫困户,按照合同规定的比例,先期兑付了部分分红款,村集体也得到几万元的纯收入。成胜利算了一笔账,出售部分牛羊以后,母牛还有40多头,今年繁殖了30头,明年还会繁殖更多;母羊还有240多只,今年繁殖40多只,明年可繁殖小羊估计接近300个数目。他们已经看到了滚动发展的好前景。

  那天,小东庄村召开分红兑现会,我看到,得了分红款的贫困户喜笑颜开,街道办包村干部和村委会成员精神振奋。街道党工委书记潘永虎说:“小东庄村按照党支部+合作社+农户模式兴办,党支部是法人代表,村集体以土地和项目资金参股,又吸收县里对贫困户的扶持股金做经营,管理做得实,经济效益好,集体有发展,村民有实惠,是创新型思路,还要继续开红花,结大果!”

  (2017年11月7日)

  【本文为作者回到故乡陕西长武县,采访乡镇(办)扶贫工作以后,撰写的纪实文章。】

[责任编辑: 王志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