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阅读 > > 正文

夏季阅读,开启一种现代城市文化传统

2017年09月04日 08:43:22 来源: 文学报
全民阅读 书式人生
悦享快乐
全民阅读 书式人生悦享快乐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 010-88050873
网站事务合作 QQ: 1909592313
微信/微博事务合作 QQ:1653960588
邮箱:nationalreading@news.cn

  每年夏季,欧美媒体都会在文化版面推出各类“夏季阅读”(Summer Reading)书单,这些书单覆盖了从青少年阅读到成人阅读的全年龄段,在题材上也是五花八门,有的偏重于主题导向,有的则偏重于荐书者的个人品味。不仅是媒体,包括文学奖、名人、出版社等机构或个人都会趁势推出一份份书单。当我们去细究背后原因时,其实不难发现,一年四季,只有“夏季阅读”才会如此备受重视,它背后指向的是一种有漫长历史的城市文化传统。近年来,国内的夏季文化活动也越来越丰富,从北上广三大图书展览活动到针对暑期学生的图书推广,阅读正成为一种必要的个人休闲习惯,而如何使阅读在推广过程中变得更有趣和更有深度,观察“夏季阅读”这一现象会有更多的启示和思考。

  在2012年的美国《波士顿环球报》一篇文章中,曾详细介绍过“夏季阅读”的由来,这个概念起源于十九世纪五十年代后期,随着工业革命的蓬勃发展,劳动力获得了历史性的解放,个人休闲时间逐渐增多,纽约或者波士顿这样的大城市的上班族或是成熟的中产群体开始有需求和时间在年中休假。这自然也获得了雇主方的重视和认同,随着夏季休假成为欧美普遍的公司规则,报纸媒体也开始介入宣传如何在假期放松自己,选择优质的方式来提高假期体验,其中,夏季阅读开始成为体现品味和教育素养的假期休闲方式。出版社大量在报纸上投放夏季阅读书目广告,报纸则从大量书目中进行自主挑选,选出一份书单提供给读者,一百多年来,这项活动逐渐成为城市文化的固定节目,书单也从早期的局限于轻松易读发展到今天不同品牌不同权威的多种书单。夏季阅读,跳出了它最初的假期属性,变成一年中出版人、媒体人、读书人最忙碌也最多元的阅读推广节日。

  名人比如比尔·盖茨很喜欢对公众发布自己的阅读书单,今年发布的夏季阅读书单也与他近年着眼于慈善事业有关,推荐的书大多与非洲题材有关,非虚构方面他推荐了美国前总统卡特的自传《A Full Life》。美国总统也会推出自己的夏季阅读书单,公众也能借此了解总统正在关注什么话题,浏览前总统奥巴马去年的书单,他的阅读趣味较为广泛,2016年普利策传记奖获奖图书《野蛮生活:冲浪纪实》、去年大热图书科尔森·怀特海德《地下铁道》、尼尔·斯特芬森的科幻小说《世界末日》等都在其列。

  今年7月底发布长名单的布克奖,也可以看作是配合夏季阅读进行的预热,对于出版社而言,夏季阅读的营销周期可以持续到10月份,巧合的是布克奖从长名单到短名单再到最终的结果揭晓与这个周期十分吻合,名单中的入围图书也会频繁出现在当年的夏季阅读书单中,今年入围作品中,印度作家阿兰达蒂·洛伊《极乐之部》、美国作家科尔森·怀特黑德《地下铁道》、美国作家保罗·奥斯特《4321》、英国作家扎迪·史密斯《摇摆时光》等等,早已是口碑与销量俱佳的作品,让今年布克奖的最终决选显得尤为激烈,它们也成为了今年夏季阅读书单中的“常客”。

  与上述偏重于个体趣味不同的是,知名报纸媒体推出的书单往往注重综合性与经典性,在众多媒体中,《纽约时报》每年推出的夏季阅读书单较为引人瞩目,它自1897年以来坚持提前为夏季阅读准备筛选囊括一百部图书的书单,也专门针对中学生群体进行夏季阅读竞赛(summer reading contest) ,邀请全世界的青少年每周品评报纸内容写文章,往往这也成为一些年轻读者练习写作的最好途径之一。

  今年7月,《纽约时报》推出了一篇深度长文对美国几百所大学给大一新生的暑假书单及背后逻辑进行了深入分析。观察这份书单不难发现,美国大学对阅读的重视延伸至学生步入大学前的暑假,学者对书单的选择也体现了背后深刻的社会价值观和学生未来人格的成型推动。比如有超过70所大学推荐了讲述美国司法改革的《正义的慈悲》一书,希望引发学生的讨论思考。作为一个典型的移民国家,给新生的书单中有相当比例的图书是以种族多样性以及宽容为主题,比如获2015年美国国家图书奖最佳非虚构作品奖的《在世界与我之间》。一些专业学院也会选择主题类的图书作为书单首选,比如军事学院会选择知名编剧阿伦·索尔金的剧本《好人寥寥》,而在宗教学校的书单上,远藤周作描写17世纪日本传教故事的《沉默》往往很常见。近年来科技话题是社会关注热点,这也体现在针对大学新生的书单中,玛丽·雪莱的《弗兰肯斯坦》就是一个很热门的选择,这本书警示了学生们科技与发明带来的负面作用,其他还有讨论电脑游戏沉迷问题、网络暴力问题等热点的图书。值得注意的是,为了鼓励学生的主动阅读,高校开列的书单大部分选择从新书中挑选,并且尽量与之后的专业课程讨论相关联,对新生而言,进行必要的提前阅读是一项入学前的专业基础。

  然而这些书单也并非没有争议,美国国家学者协会便持批评态度,认为这些书都太关注于当下,很多书都是最近五年才出版的。出版机构企鹅兰登书屋也曾做过年度调查,观察美国高校推荐书单反映出的趋势,对于书单中大量新书的出现则持有认同观点:“大多数学校会选择近期出版好读的书籍,目的是确保新生真的会读。毕竟,这些书必须能够立刻吸引他们读下去。经典是可以做到,但是他们很难理解。对于经典的阅读需要更多的训练和指导。”

  这或许是与国内暑假常见的学生书单在观念上最大的不同之处,记者注意到,随着暑期来临,来自学校和出版社推出的书单也很多,但大部分是集中于经典书籍,的确,经典阅读对于学生而言必不可少,但一方面教材课本已经包含了大量经典文本,另一方面当下学生受畅销类型图书、影视剧影响很深,如何在书单中选择适宜的荐书人,进行必要的流行读物筛选引导是需要引起注意的,同时在如何有效鼓励学生阅读而非仅仅开一份书单这个层面也值得进一步讨论。

  在成人阅读方面,8月的三大书展上海书展、南国书香节、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让整个夏天都弥漫着浓郁的阅读氛围,出版社与媒体也适时推出各类书单,近年来书单也呈现出专业化、主题化的趋势,比如邀请儿童文学作家作为评审团推出童书书单,或是由30余家人文社科领域出版单位联合发布人文社科书单,许多阅读类微信公号也在推出个人口味的新书书单,这些往往也会在书展期间成为一部分读者购书的参考指南。

  让阅读成为一种日常习惯而非特定的自我展示,或许是夏季阅读这个文化传统带来的最好现象,真正的阅读者,也就是把阅读当作习惯和必须的事情。《纽约时报》有一篇谈论如何培养阅读者的文章,其实很简单,要让自己成为一个阅读者,那就直接开始阅读吧。(郑周明)

[责任编辑: 刘佳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