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阅读 > > 正文

白先勇:年轻时也崇拜西方文学,现觉《红楼梦》是天下第一书

2017年06月06日 08:43:16 来源: 澎湃新闻
全民阅读 书式人生
悦享快乐
全民阅读 书式人生悦享快乐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 010-88050873
网站事务合作 QQ: 1909592313
微信/微博事务合作 QQ:1653960588
邮箱:nationalreading@news.cn

白先勇。澎湃新闻记者 高剑平 资料图

  6月2日,白先勇现身上海戏剧学院,谈起《红楼梦》时说,此书写得好看,意义又深刻,他晚年重新细看过后,认为这才是“天下第一书”。

  当天晚上,他是携文学纪录电影《白先勇:姹紫嫣红开遍》来到上戏剧院。这部影片交叉叙述了白先勇的特殊际遇与文学历程,此前曾于台湾和北京上映。影片结束之后,他和上海戏剧学院电影电视学院院长、导演胡雪桦现场做了场对谈。

  影片有不小的篇幅讲述了白先勇创作短篇小说《游园惊魂》的经历。这部小说以意识流的写法,塑造了命运流转,却始终惦念往日荣光的“钱夫人”这一形象。

  白先勇在对谈中主动据此谈起和上戏的渊源。1987年,上戏毕业生、已故知名话剧导演胡伟民找到他,想将《游园惊魂》改编成话剧,很多上戏老师都加入了剧组,最终话剧版《游园惊魂》获得了巨大成功。

  白先勇现场谈到,写《游园惊魂》时,他还是个28岁的年轻人,写了暮年的心境。而现在这个年纪,却去做青春版的《牡丹亭》,“所以是倒过来的。”

  影片中,也有大量篇幅呈现白先勇近年致力于昆曲复兴的努力。在对谈环节,胡雪桦说,他认为汤显祖跟莎士比亚一样了不起,但却不像后者一般全球知名,白先勇做的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是,通过青春版的《牡丹亭》,将汤显祖带到了全世界。

  白先勇则谈到,制作青春版《牡丹亭》时,一个难题是拿捏现代和传统结合的分寸。“现代的舞台都是西方式的,而且都是高科技的,我们用了很多高科技的东西,我们怎么样利用高科技又不被它伤害,又能保持传统的美?这是我们一个很大的挑战。当然不是一下就成功的,我们也试过,修改舞台、灯光。”

  除了昆曲,白先勇晚年还致力于推广古典名著《红楼梦》。稍早前,他出版了新书《白先勇细说红楼梦》。1937年出生的白先勇,今年整八十岁,在现场,他精神抖擞,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

  在胡雪桦开启了《红楼梦》这个话题后,白先勇现场表示,《红楼梦》是他从小爱看的一本书,一直看,慢慢理解了,“的确是我们中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小说,这不用说了。”

  白先勇回忆,自己当年念的是外文系,年轻时也非常崇拜西方文学,尤其是西方的现代文学,看了很多经典之作。但晚年重新仔细看过《红楼梦》后,他对红楼梦的评价是——“天下第一书。”

  “《红楼梦》我觉得最好看,随便翻哪一回,你就会看得下去。我觉得一本小说最好的标准,它能够做到雅俗共赏,这个最不容易。”白先勇说,“要写得雅俗共赏,写得内行人看门道,外行人看热闹,又好看,意义又深刻,非《红楼梦》莫属。”

[责任编辑: 王志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