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阅读 > > 正文

法兰克福书展主席:中国的移动阅读趋势值得关注

2016年10月27日 08:45:57 来源: 腾讯文化
全民阅读 书式人生
悦享快乐
全民阅读 书式人生悦享快乐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 010-88050873
网站事务合作 QQ: 1909592313
微信/微博事务合作 QQ:1653960588
邮箱:nationalreading@news.cn

  腾讯文化特约撰稿 王竞

  2016年10月23日,第68届法兰克福书展闭幕。法兰克福书展是世界上最大的书展。尽管当前欧洲的局势动荡,但本届法兰克福书展仍然为全球出版和内容产业交上了一份善意的答卷:相比去年,专业参展人士增加了1.3%。这说明,法兰克福书展仍是一块磁石,一个趋势的闻鲜之地,一个产业模式的试验场。

法兰克福书展主席尤根·博思

  在书展落幕当天,记者专访了法兰克福书展主席尤根·博思(Juergen Boos)和书展营销公关副总裁卡迪娅·碧娜 (Katja B hne)。以下为采访内容。

  记者(问尤根· 博思):你对今年的书展满意吗?

  尤根· 博思:非常满意!尤其是对我们而言极其重要的美国出版商,他们都对本届书展称赞不已。参展商满意,我就满意。

  记者:跟去年相比,你今年更满意吗?

  尤根· 博思:今年看得更清楚,市场正在自我再生,那些对数字化带来的变化的纷争也都尘埃落定。这一切都能从业界人士满意的评价中感受得到。整个英语馆气氛特别好。

  除了美国出版商,南亚的出版商们甚至直到今天还都留在展台上。咱们知道书展最后两天是公众场,非德国的出版商在专业场结束后离开是挺正常的,可是南亚的出版商们在整个周末还有安排得满满的约谈。

  记者:今年的展场上出现了一些新的呈现形式,比如土耳其在5.1馆里有土耳其国家展台,在童书馆里又专门设了一个土耳其童书馆。孔子学院总部今年在童书馆里做了中国儿童图画书的专题展,也吸引了很多人。他们的共同做法是拿出一个图书类别来策划主题,这可以说是今年的一个新思路吗?

  尤根· 博思:这种围绕专题或图书类别来设计展台、展示图书的做法,恰恰是最新的趋势!这个趋势还有增强的势头。在今年的书展上,尤其在童书方面这个趋势表现突出,美食书也是如此。

  卡迪娅·碧娜:我们把这叫做cluster(聚集)效应。童书放在童书馆里,美食书放在美食廊展厅里。效果很不错!

  记者:你们都了解中国国家馆的展览形式,那里的图书是以出版社为展示单位的,有时一家中国出版社又出童书,又出社科书和菜谱,结果全都摆到了一个架子上。书展会建议今后更多的中国出版社和机构采用专题展览的方法吗?

  博思:我会强烈建议他们这么做!不过同时我也要强调,别忽视一直用到现在的标准做法,因为一家出版社参加自己的国家展台,它就容易在巨大的书展上被识别、被找到。所以我建议两块都要做,这样既有国别的认同性,又能做到专题内容的深度展示,让聚焦的主题吸引人。

  记者:欧美馆、童书馆人气旺,而亚洲馆、东欧馆比较冷清,能不能打破按照国别和语种的场馆分类法,找一个新的方法,把大家融合在一起?

  尤根· 博思:你是说把所有的参展商都放在一起?那是不可能的。

  记者:为什么不能把美国出版商和亚洲、非洲出版商安排在同一个展馆里呢?

  尤根· 博思:展馆必须按照“找寻标准”来设计。最常见的标准是语种。第二级分类标准就是图书类别和专业属性。第三级分类标准我认为也很重要,那就是你为什么来这儿,你是来从事版权贸易呢,还是做图书分销呢?你的目的也决定你的场馆定位。

  记者:在你看来,中国有没有给法兰克福书展带来些值得关注的东西?

  尤根· 博思:据我所知,中国是移动阅读大国,这将是中国给我们、给世界带来的趋势,迟早这股潮流会蔓延到我们这里来。

  谈到中国带给我们的冲击,我还想提到中国对插画的理解。它似乎已经超出了传统插画本身,扩展到数字化等领域,这对我们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触动。中国今年还把插画这个主题带到了书展上。

  在德国,图书定价制不会被废除

  记者:这两天媒体的一个重要议题是,德国面临欧盟的压力,正在讨论废除药品的定价制度。如果药品定价制度真的被废除,那么图书就会变成最后一种实行定价制的商品。你对此担忧吗?

  尤根· 博思:图书定价制是德国的法律,不会被废除的。而且现在的发展趋势是,那些废除了图书定价制的国家,不少都在重新恢复这一制度,比如以色列。我一点都不为此担心。

  记者:电子书在欧美都不增长了,在德国只占图书市场份额4.5%,英美在20%以下停步不前。那么,电子书对纸书的威胁变小了吗?

  尤根· 博思:我不认为在纸书和电子书之间还存在任何竞争关系。所有的竞争,都是跟时间的竞争。也就是说每个人把他的时间花在什么媒介上,是看视频,回邮件,读书,还是翻报纸……我们在竞争的,是人们的注意力。原来的竞争被媒介之间的竞争所取代了。

  记者:法兰克福的一家报纸说,法兰克福书展必须每年做一件新的事情,来为行业树立一个未来趋势的风向标。今年首次出现的、有2000平米大的展中展Arts +, 就是你们要树立的风向标吗?

  尤根· 博思:倒不是每年非做不可,但经常有大趋势出现,我们看到了就想积极主动地把它呈现出来。

  Arts + 办得 非常成功,在那里,你看到了很多全新的参展商,比如谷歌文化研究所、伦勃朗博物馆,都是那些要么控制内容、要么生成内容、要么占有内容的公司或机构,他们现在都跃跃欲试,希望涉足出版业。

  记者:这是你心目中未来书展的趋势吗?

  尤根· 博思:绝对是!书展就是内容展。

  书展公众场的意义越来越凸显

  记者:除了是全世界最大的书展,法兰克福书展跟其他书展比起来,还有什么特色和强项?

  尤根· 博思:法兰克福书展跟其他书展最大的不同,就是它的B2B板块,由来自全球的7000多家参展商和将近15万的专业人士组成。第二是它的国际性,150个国家的参与规模让任何一个其他展览都望尘莫及。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法兰克福书展高度聚焦对知识产权IP的交易。我要强调的是IP,它跟图书版权不能同日而语,比如,除了图书,我们还跟电影产业有着深度的合作。电影在我们书展上的占比越来越大,意义也越来越重要。我们在Arts+ 上专门设立了电影日,戛纳、柏林、威尼斯……几乎世界上所有重要的电影节都是我们的合作伙伴。

  卡迪娅·碧娜:政治维度也是法兰克福书展的一个重要特色。许多欧盟的高层决策人来参加书展,很多重要的话题,特别是关于欧盟对创意产业的定位和政策支持,都在书展上进行讨论。多年以来,法兰克福书展都是对新技术进行热烈讨论和实验的平台。而现在,走到Art+, 你会看到欧洲最大的文化内容数字平台Europeana,欧洲已经在文化创意产业方面联合在一起了。欧盟的政治家们更加觉得,法兰克福书展是一个探讨创意产业的理想平台。

  记者:所以说,法兰克福书展还是名副其实的专业书展。那为什么到了周末两天大众场的时候,还是挤得水泄不通呢?

  卡迪娅·碧娜:你观察得很准。周末这两天,公众场对我们的意义越来越凸显了。我们都知道,大书店已经在消减。一个比较行得通的方法,是建立在社区或小城里的小书店,带着社区的特色,它们运营得更好。

  怎么让图书到达你的读者,是核心问题。所以周末这两天,是出版社和书店之间面对读者的好机会。大冷天在帐篷里听作者本人的朗读,看名人脱口秀,排队等签名,这些活动都热火朝天。

  记者:今年的书展主宾国由荷兰和比利时弗兰德斯地区联合担任。所有见过它们展示的人,都为其美感打动。

  尤根· 博思:是很美。但要传递的更重要的信息是:那是两个国家和地区,共用一种语言,联手担任一个主宾国。它们的口号是“我们分享和共享”。它们共享一种语言,但又各有各的文化特色,而且保持自己与对方的不同。这个维度让我觉得很独特:共享,同时保持一己之特色,并且互相尊重。

  记者:书展已经公布了明年的主宾国:法国。为什么又选择一个欧洲国家呢?

  尤根· 博思:这件事情最有意思的地方是,我们选择的不是法国这个国家,而是法语这个语种。语言是首位的。这里包括的就不止是法国了,受邀的还有比利时的法语区、瑞士的法语区日内瓦,还有加勒比海岸国家和非洲的一些国家,这样呈现出来的将会是一个全新的维度。

  语言是连接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元素,同时也给这里的人们以认同感。国家和地区间的界限将被重新定义,至少是被出版商、内容商们重新定义。

[责任编辑: 王志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