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阅读 > > 正文

一个“纳”字引发宋辽之争

2017年11月23日 07:48:26 来源: 北京晚报
全民阅读 书式人生
悦享快乐
全民阅读 书式人生悦享快乐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 010-88050873
网站事务合作 QQ: 1909592313
微信/微博事务合作 QQ:1653960588
邮箱:nationalreading@news.cn

富弼的书法

  ■杨子明

  北宋用文士治国,领兵备边也经常派遣文官。因重文轻武,宋在边争中常吃败仗,丢地赔钱。著名的文学家范仲淹就曾参与宋夏之战,并因为在与西夏的好水川之战中战败而差点被斩首。在此前宋辽澶渊之战中,反对迁都,力主征战的也是文官寇准。而在两国间的文书来往中,文官们对每个字的运用也经常要争执半天,比如宋辽和谈时,就因“纳”字而争执不休。

  自从北宋北伐辽朝,直到澶渊之盟,宋辽争战延续25年,两边都已打累了。关于北和谈判,《宋史》和《续资治通鉴长编》都有详尽的记载。求和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个代价就是每年付给敌方巨额钱物,谓之“岁贡”,也算是花钱买平安。岁贡的额度、缴纳方式和交割时间这些要素很快就谈妥了,文字合同上的用字怎个表述却令喜好文字的大宋君臣踌躇:钱物可以给,面子不能丢;战场虽失利,和约文字不能失体面。宋时文臣尤其大臣,最喜欢吟诗作词、舞文弄字,诗词中常为一字而斟酌半天。斟酌送大钱这样的外交文书当然也不例外。

  北宋时期,宋辽谈判中北宋数次派出大臣富弼。富弼少年笃于学,提笔能文,胸有大度。弼为政清廉,好善嫉恶,历仕真、仁、英、神宗四朝,官居宰相;又性情至孝,恭俭好修,与人言必尽敬,虽微官及布衣谒见,皆与之有礼。

  宋仁宗在位时,宋、辽关系又趋紧张,辽国屯兵北境,要求遣使谈判,划地与辽。当时北宋朝臣上下因敌情叵测,无人敢担使者之任。面对主忧臣辱,富弼挺身而出,两度出使辽国。在谈判中,他从各方面陈述了双方的利害关系,不卑不亢,仁而有威,致使辽兴宗自知理亏,遂息兵宁事。使南北之民数十年不见战事,天下称善。但是,契丹要求增加“岁贡”,富弼的用辞是“增币”,因为大宋老是被契丹武力胁迫导致常要增加数额,用“增”字很贴切。由于契丹也重教育兴汉儒,亦精通汉文汉字,玩弄文字也不示弱。契丹主说:“南朝既增我岁币,该用‘献’字。”贡献贡献,贡即是献。富弼更认真:“南朝是兄,哪有兄献弟的。”战场上只有赢家和输家,哪来的兄弟啊!见宋臣道出兄弟之论,契丹主不免暗暗好笑,遂不容置疑的说:“那就用‘纳’字。你们打输了,输家给赢家的岁币,叫‘纳’。”富弼死活不从,岁币额度这个大事早定了的,双方却为一字小事争持不下。最后契丹亮出霸气,派使节到京城找宋仁宗,文件上就用“纳”字。富弼赶紧回朝,立刻向皇帝报告:“‘献’、‘纳’二字,臣以死相拒,已经把契丹主的嚣张气焰打下去了,坚决不用‘献’和‘纳’这样折辱的字眼。”

  宋辽之战中,北宋屡战屡败,在和谈中为一字起争执,在宋帝看来没有意义。宋真宗已经领教过契丹直逼澶州的厉害,差点就要迁都了。宋仁宗担心再起战事吃大亏,大臣晏殊怕惹出事端,建议皇帝不要再在字眼上争长短,赶紧给钱拉倒,免得节外生枝。

  虽然,一个“纳”字,乃是皇帝、朝廷乃至天下文士的心头之痛,但宋人偏安,仁宗皇帝亦一心求和,渴望安享一段太平日子,遂依契丹所言,让岁贡告一段落。“纳”字和约一签,又换来几年宴安日子。

[责任编辑: 王志艳 ]